抖淫下载

Categories

香蕉视频免费破解版app

圣宁诧异地看了小五一眼:“小五叔,你怎么了?”

她跟迩迩大晚上逛商场买表,本意是为了让他开心。

结果他好像并不开心。

圣宁眼珠子转了转,笑道:“其实,父皇今日不是故意凶你的,他那么疼你,必然是有深意。”

小五鼻子酸酸的,忍不住道:“皇兄跟父皇分别给我一对表,我这里好多表了。”

他那样闹过,嚣张无礼,但是家人还是疼着他,个个给他送来了手表。

小五顿觉受之有愧。

圣宁愣了一下,继而笑出声来:“看样子,你跟父皇还有皇爷爷都和好了,真好。”

小五犹豫着,又道:“大侄女,上次你打我的那次,打的对。”

“小五叔,那次的事情我也反思过,不论如何,我以下犯上也是不对的。”圣宁笑了:“好啦好啦,不管了,反正手表给你了,你想戴就戴,不想戴的话,也可以送给你觉得值得的人。

晞儿还小,他用不上。

哥哥去公司上班前,母后已经给过他了。

最后的倾诉与聆听

所以,你看着要不要给嘟嘟吧。”

小五点了个头:“好。”

一家人都和解了,氛围就是舒服啊。

圣宁回了房间,看见迩迩跟嘟嘟、小六,两人一狗坐在地板上等着她。

她笑着摊开手:“其实我们瞎操心了,因为小五叔跟父皇、皇爷爷他们都和解了。”

闻言,迩迩跟嘟嘟也是开心不已。

嘟嘟起身道:“那我回房间去了,不然,我到现在还不敢回去,我都困死了。”

小六立即跟着嘟嘟起身。

出了房门,嘟嘟指着露台上的狗窝:“去睡觉。”

小六转身就朝着自己的窝跑去了。

房间里。

嘟嘟一进去就听见有人哼歌的声音,情绪好像很快乐。

“小五叔!”嘟嘟松了口气,脱了鞋子直接往大床上一跳:“我回来了!”

嘟嘟已经在迩迩那边洗过澡,并且换过睡衣了。

他就是困,想睡觉。

而且慕天星每次偏心他,小五叔都会不高兴,今天好像也是因为凌冽对他嘘寒问暖,惹得小五叔不痛快,他便不敢贸然过来了。

嘟嘟掀开被子往里钻。

小五从洗手间出来,手中拿着一片面膜:“先别睡,有东西给你!”

嘟嘟坐起身,笑道:“什么呀?”

小五站在柜子前,打量着面前的三只礼盒。

对表有两只,自然是更贵的。

而他此生只认定珍灿一人,不需要那么多的对表。

想起大侄子跟大侄女晚上跑出去买表的心意,他也不舍得将这只表送人。

而凌冽说了,百达翡丽这对是原本想着留给他跟珍灿订婚的时候送的。

倾慕这对,是临时送来的,倾慕那边的好东西多了去了,尤其他登基的时候,满世界的奇珍异宝都送过来给他当贺礼,只怕这对表也是别人转给倾慕,倾慕戴也戴不过来的。

思及此,小五决定留下凌冽跟圣宁送的。

他双手捧起倾慕那对,笑着转身:“我这里表太多了,戴不过来。

这对是皇兄给的,也是价值不菲的。

就当做是我提前给你的成人礼,等你将来有了喜欢的姑娘,就把女表给她吧!”

这些瑞士精工的手表,一百年过去也照样走针。

所以欧洲人眼中,价值连城的好表都是用来传世的。

嘟嘟有些懵:“给我?”

小五笑了:“嗯,拿着吧!你先戴着男表,等有女朋友,再送给她另一块,也算是小五叔对你们的祝福。”

嘟嘟摇头:“大哥跟大姐今天不是送你一块江诗丹顿的?我要那个!”

跟这些对表相比,那块自然是最便宜的。

小五笑了:“你拿这个!乖!”

嘟嘟:“我不打算结婚,也不打算找女朋友!你跟小三回头谁的儿子多,给我一个养着就行!”

“说什么胡话呢!”小五伸手去拽嘟嘟的手腕,嘟嘟轻轻一绕,就自然而然避开了。

小五愣愣地望着他的手,再看他,有些惊住:“你会功夫?”

刚才那两下,明天是情急之下的练家子才会的。

嘟嘟笑得肚子疼:“哈哈哈!哈哈哈!我要是会功夫,还会每天被圣宁姐姐追着打吗?哈哈哈!我倒是希望我会功夫呢!”

小五想想也是,将盒子放在床头柜上:“我不管,这对是你的了!”

叔侄俩躺在床上。

刚熄灯,小五就道:“嘟嘟,你一定会遇见一个待你好一辈子的姑娘的,你这么好,你放心!”

嘟嘟没回话,不多时,屋子里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。

北月。

云清逸就差没在占星师大人面前哭死过去——

“师父!师父~呜呜,我要圣宁!我要圣宁!”

“师父,如果这辈子不能睡到圣宁,我活着还有什么用?还有什么用?”

“求求你了,师父,求求你!呜呜~想想办法吧,想想办法吧师父!”

占星师戴着半张面具,站在水晶球前。

之前被流光废去的一切,他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恢复,这段时间里,他也是深居简出,对于云清逸这个徒弟也是宠爱有加。

可是今日,徒弟所求之事,确实棘手!

“师父!师父!”云清逸哭死了:“求求你,嘟嘟今天飞宁国去,我让他带我一起,他说他是从东京飞的,不顺路。

我说我可以从北月飞盛京市,可以在盛京市的机场与他汇合,让他带我去见圣宁!

结果他还是不愿意,还放狠话,说我再缠着圣宁,就一枪毙了我!”

“世间女子千千万,你为何偏偏要看上洛家的女儿?”占星师终于回过头,俯视着他:“你可知,她不是你能碰的?”

云清逸银牙一咬:“我就是喜欢她!就是喜欢!宁可牡丹下死,也要喜欢她!”

占星师缓步上前,轻轻抬起云清逸的下巴:“好徒儿,为师倒是有一个法子,不过,不大光明正大就是了。”

云清逸凝视着师父的双眼,屏住呼吸:“师父请讲,徒儿定当办到!”

占星师俯首,对着云清逸的耳边叮嘱了几句。

云清逸目光一沉:“好!纵然她是小仙女,也无可奈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