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淫下载

Categories

香草app 下载

寝宫大厅顿时因为甜甜的话炸开了锅了!

首先不服气的就是周围默默伺候着的小宫人们,她们大多是仰慕云轩已久的小姑娘了。

不等慕亦泽夫妇作出反应,她们已静钻进了厨房里,去跟曲诗文嚼舌根了。

曲诗文出来的时候,刚好就看见贝拉一脸茫然地望着甜甜跟云轩的方向,而且贝拉的面色很不好,像是之前受到了巨大的惊吓。

而云轩则是拉住了甜甜的手,与甜甜一起站着。

慕亦泽反应过来之后,当即摇头道:“豆豆啊,连这么小的姑娘都下得去手啊?”

蒋欣之前没见过甜甜,也不知道她是打哪儿来的,甜甜也没穿女官服,因为她自己觉得年纪太小穿女官服别扭,以至于蒋欣更是没把甜甜放在眼里了。

她摇头惋惜道:“现在的小宫人为了上位真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啊,这个小丫头啊,有十四岁了吗?长的倒还真是不错呢,怎么净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呢?豆豆苗子多正啊,肯定是勾引的!”

慕亦泽夫妇的话一出来,甜甜的脸迅速爆红起来。

她刚过也没多想,只是不愿意大家把话题往贝拉身上扯而已。

昨晚临睡前,云轩专门在手机里把贝拉怀孕的事情告诉甜甜了,这是凌冽的意思,因为只有甜甜知道贝拉怀孕了,才能更细致入微地照顾贝拉。

也因此,甜甜心里对贝拉的钦佩尤甚。

咖啡馆里长发美眉静静等候

可是,现在蒋欣的话也让她太难堪了,小手忍不住隐隐发抖起来。

如果换作平时,她才不吃这个亏呢!

她的性格也是很凶悍的。

只是今日,她不敢多说什么,她只能生生忍着咽着,不然的话,越闹越大,伤及贝拉怎么办?

曲诗文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听见小姑娘们过来说的时候,她吓了一跳。

儿子的秉性纯良,不可能做这种事情,甜甜更是天真可爱,才十五岁,怎么可能呢?

但是现在,她看着这幅画面,看着贝拉,忽然就明白了,一定是甜甜跟云轩帮着贝拉背黑锅的!

云轩能清楚地感觉到甜甜的心情,因为他手心里的那只小手,轻颤地令他心疼。

并且与此同时,宫人们议论纷纷的声音此起彼伏——

“就是,肯定是她勾引的云轩大人!”

“她上次还故意用了苦肉计让云轩大人一路抱着她进了房间呢!”

“小小年纪,手段可真多!”

“狐狸精!这种人怎么能留在我们寝宫里呢?”

贝拉当即一喝:“好了!都别说了!”

大厅一片安静,可是蒋欣望着曲诗文,又道:“阿诗啊,这种不要脸的小宫人…”

“够了!”

云轩忽而冷声打断了蒋欣的话,并且伸出手臂将甜甜的身子轻轻一拉,拉入怀中抱着。

四周一片抽气声掠起!

甜甜也没有任何预兆地被高大的云轩抱在了怀中,他身上的味道很清新,刚刚还因为难堪而不知所措的心,忽然就安定了下来。

头顶再次掠起云轩的话语:“我跟我女朋友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向们解释!而且是我主动追求的甜甜的,们一个个都这么闲,怎么不去做国际警察?”

曲诗文望着自家儿子,忽而有种“吾家有儿初长成”的感悟,眸光里满满的欣慰。

而慕亦泽夫妇一听云轩这么说,都感到了一丝不可思议。

贝拉却是垂下了眼眸。

刚才甜甜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云轩从楼上下来,他的表情有些生硬。

而且跟卓然一家相处久了,这一家人沉稳可靠是出了名的,云轩即便再喜欢甜甜也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贝拉大至已经能够猜到什么了。

默默起身,从所有人身边穿过,扶着楼梯上去了。

怎么办,她好像没脸再住下去了,好像世界都知道,还是她是真的做贼心虚了?

曲诗文赶紧道:“都散了吧,今天的工作都做完了吗?”

小宫人们纷纷退下了。

而慕亦泽夫妇却是一脸古怪地相视了一眼,又一言不发地上楼去了。

曲诗文走向大厅中央,看着儿子怀里的甜甜,疼惜道:“好孩子,委屈了。”

说着,她又赶紧一拍云轩的肩膀:“豆豆!甜甜今日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可得对人家负责啊!”

目视一周,她干咳了两声,故意放话给周围的宫人们听:“甜甜年纪毕竟太小了,现在要孩子不合适,们最好去医院检查清楚,怀孕不是小事,也有可能是例假不调,或者别的原因啊。”

说着,她伸出手往外推他们:“快去快去,出去好好检查一番,等们回来吃晚饭。”

云轩明白,母亲这是想要帮自己创造约会机会。

说来也是,虽然现在每日都能看见,但是毕竟跟谈爱是两码事。

他瞧着怀中已经羞涩的不像话的甜甜,笑了:“好,我带她出去查查清楚。不管结果怎样,我都会对甜甜负责的。”

他说的煞有介事,惹得甜甜忍不住抬眸看着他。

却见他一双眼正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,弄的她又赶紧垂下了小脑袋:“太,太子妃那里…”

“有我!我看着呢!”曲诗文笑了,又对云轩道:“寝宫一切都有我在,不到晚餐不许回来!”

云轩就这样抱着甜甜一路出了寝宫。

贝拉坐在倾慕房间大大道飘窗上,透过晶莹剔透的玻璃窗往下看着。

她看见云轩揽着甜甜的肩出了寝宫大门,又改为牵着她的手走向湖边。

很快,寝宫的司机将车准备好,云轩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让甜甜上去,他自己上了驾驶室的门,然后开车载着甜甜离开了。

两人羞涩的小模样,还真是像热中的情侣。

但是贝拉细细一想,不对啊,倾慕出事的时间里,云轩怎么可能有心情做这种事情?而且甜甜后来是在培训处的宿舍居住,昨天才被云轩半路接了回来的啊。

贝拉越想,越是觉得心中不安。

她爬上床,拉过被子盖在身上,心想着:不论如何,今天晚餐的时候,她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长辈们了,否则每日提心吊胆也不是个事。

但是,毕竟是她绑了倾慕,又强了他的。

她做的时候英勇无比,现在,时过境迁,她要怎么说出口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