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淫下载

Categories

麻豆影视传媒在线free

   () 会长埃弗斯大魔法师的作为,无疑让在场大多数人吃了一惊。而身为另一方的当事人,芬却是露出赞赏的神情;林却是对这个神反转吓得目瞪口呆。

   只是这一位会长带来的人,在会过意之后,似乎有很多不满想要爆发。却在前一刻,这些人纷纷感受到来自身边的威胁。埃弗斯大魔法师头也不回,威胁说道:“假如你们也想要成为诚意,被放在这张桌上,尽管把你们的不满发泄出来。”

   毫无疑问,会长一方的人马已经控制了整个局势。这下再多的不满,也只能吞了。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别人的前提是,对方不敢掀桌子翻脸。如今不只掀桌子了,还把对手人道毁灭,道理大还是拳头大的问题,摆到了所有人眼前。

   为巴比奇报仇?一个连魔法学徒都不是的普通人,不过是利用商会管事的身分搞些事情,拉拢一些人,就真的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人物了吗?假如人活着,还能有所作为,为了自己考虑,少不了帮衬一把;但假如人都死了……

   分析完利弊得失的魔法师们,收起了各自的敌意。为了一个已死之人,赔上自己的性命,划不来。

   巴斯克区分会的风向改变,几乎是一眨眼间的事情。但芬却不在意这些,她单手托住巴比奇头颅的下巴,将之举到面前。突然就是一吻,这下子是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   就在众人猜想,眼前这位美人是不是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奇怪癖好时,就见她仰头一吸,竟然把亡者的灵魂从他的头颅中抽了出来。明明没有任何声音,众人却觉得听到了凄厉的惨嚎。随着巴比奇的灵魂被吸入口中,现场唯留一片死寂。

   芬随手放下了头颅,将食中指伸入自己张大的嘴中,挟出一朵碧蓝色的火焰。形体虽小,却会使直视的人迷醉。

   “丫头。”芬朝着守在房外的人喊道:“拿一盏油灯过来。”

   “好的,姊姊大人。”哈露米应了一声,又去寻了好一阵子,才进到房中,送上一盏老旧的油灯。当她递上油灯时,当然也看到那朵摇曳着的蓝色火焰。她露出入迷般的神情,问道:“姊姊大人,这是什么呀?好美。”

   “不灭之火。是我以前发明的一个魔法,可以把灵魂当做燃料,维持很长一段时间。其实这还不是我做过最棒的,应该要看一看我当初把巨阳神的灵魂剥夺出来,制成的不灭之火。那是一朵白色的巨大火焰,连我自己都为之着迷。只是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。”

   听到灵魂什么的,哈露米一时间感到疑惑。这时也才得空看了一下四周,却被头身分离,扑倒在桌上的尸体吓了一跳。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 居家少女迷人睡衣闺房写真

   将油灯内原有的火焰熄灭,芬将捻在手指上的蓝色火焰,小心翼翼地放进油灯之中。不灭之火中的‘不灭’,其实只是形容它可以燃烧很久的意思,并不是真的不会熄灭。将关上灯罩的油灯交回到少女的手上,芬便将哈露米赶了出去,说:“这里的事情,先不要管。先出去吧。”

   “是的。”举着手中这很不得了的提灯,哈露米就往外走。殊不知她身后追着一大票几乎要把眼珠子瞪直的视线。

   不灭之火,来历与制作方法不明,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重要遗产。虽然说除了照明之外,不灭之火没有任何伤害力。但它最为宝贵之处,在于配合独特的冥想方法,可以大幅度提升权能累积的速度,甚至有人可以从火焰中得到远古的知识。

   但在数百年前,从过去所留下来的不灭之火相继熄灭,没有人有办法挽救。直到如今,已知的最后一朵不灭之火,却也是只剩下一点火苗摇曳着,彷佛随时会熄灭。那朵相当稀有的白色不灭之火,据闻是被保留在某个帝国的宝库之中。

   而就在眼前,这个应该是已经失传的遗产,被这一位不明其来历的‘魔王?’陛下重新制作出来,没有魔法师不眼热的。利用不灭之火进行的冥想,据说可以大幅提升的,正是最难以累积的感知与神秘两种权能。这不只是魔法学徒,对正式的魔法师也相当有用。

   只是制作的材料居然是灵魂。这也从侧面说明了,为什么有人可以从火焰中得到古代的知识。因为那根本就是火焰原料中的古代人,他原本的知识。

   这是一项邪恶的魔法知识,但在座之人,没有人不想要的。可惜的是这些话不能公开说,巴比奇被做成不灭之火,可以说是他罪有应得,得罪了这位魔王。但要是其他人也有这样的知识,到时候要是有哪个魔法师横死且灵魂消逝,想要不被怀疑是不可能的。

  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魔法知识。

   “对了,哈露米。”芬叫停了正在往外走的少女,说:“让卡雅把那份清单抄出来之后,拿过来这里。”

   “是的,姊姊大人。”

   看到这位魔王陛下只在处理自己的事情,埃弗斯大魔法师可不想白杀了一个自己名义上的部属,想要提起正事,便说道:“提卡尔大魔法师阁下。”

   “先等一等。”芬制止了这位会长的开口,说:“我知道你们想要的是什么。等那份清单过来再说。”

   既然都这么说了,那也只有等了。双方便煞有其事地端起杯子,喝着没什么滋味的茶水。没一会儿,就有另外一位黑发褐肤的少女走进房中,送上了一张写满字的纸卷。

   大概扫了一眼,芬便将清单放到了巴斯克区分会的会长面前,说:“我需要这些东西,可以替代的物品我也有注明了。不过我不清楚这些东西现在的名称,是不是和以前一样。所以有看不懂的,就直接问吧。”

   看着清单上一水的魔法材料,有些还是相当稀有的高价品,埃弗斯大魔法师脸抽了抽。看来只用一颗人头,是换不来这位魔王的出手帮忙,现在才算是主菜。不过一口就回绝可不是什么好事情,只能绕圈子问道:“请问阁下,这份清单上的东西是要做什么的?”

   “当然是要制作装那玩意儿的容器呀。原本我会去商会拜访,就是要买这些魔法材料,并且借用一处炼金工坊的。不过,嗯……”芬指着死在桌上的人,想了半天却想不起他的名字,只得说道:“这个人说要把那玩意儿留下来,我就白送给你们。既然你们玩不起,不想要这玩意儿了,现在的我也不想掏腰包。反正事情也跟你们有关,就爽快点,负担起这条费用吧。”

   清单上的材料既然是和那个灾祸有关系,埃弗斯便认真看了材料详细内容,并且思索着这些东西要怎么派上用场。只不过这些材料,和自己所知的所有封印手段,都扯不上关系。埃弗斯自认为自己也算是个博学者了,还看不懂的话,就只能说这是属于魔王时代的知识,就跟不灭之火一样。

   这些材料要是让一个魔法师来负担,那肯定是负担不起。但对一个区分会而言,就只是肉痛而已,还不到伤筋动骨的程度。不过身为会长,也不可能无条件,盘接受对方所提的要求。所以他说道:

   “阁下,您所列出的材料,可都不是寻常可见的货色。有很多东西都是相当稀有,不是那么好找的。”

   “我没差。你们什么时候备妥材料,我什么时候把东西做出来,那玩意儿才有解。可别指望我能够空手解决这件事情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 这时埃弗斯提出另外一个疑问。“请教阁下,那个东西是什么?”

   “怎么那么多好奇心呀,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能够告诉你们的部分,就是我当初屠杀神灵时,那些东西的原主可是帮了我不少的忙。而那样东西,就是们遗留下来的一小部分。在过去,神都能杀掉了,所以我也是很期待这个时代的魔法师们,能够有不一样的表现。不过看起来是蛮让人失望的。”

   “……是,支配者?”

   “喔,你也知道这个称呼呀。知道这样就够多了,不要试图去探寻们的名字,也不要尝试去理解们,因为你们都不够格。也许我这么说,你们会有人不服气。想要知道自己够不够资格也很简单。上xx层,走进那一团糟之中,然后去看上一眼。假如你们没死也没疯,那就是够资格了。那么这件事情也不用我处理,当然更不用把准备清单上的材料给我,因为你们自己就能解决了。”

   那个时代太过遥远,连埃弗斯自己都把那些当成故事看待。但是当传说中的东西真正出现在自己身边时,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?奇遇?不,真要说的话应该是操蛋。

   再者即使是知道了那东西的来历,也得到了可能可以用来解决问题的魔法材料清单。但是要怎么处理,埃弗斯大魔法师觉得自己也是两眼一摸黑,半点头绪也无。不过就这么妥协的话,也交代不过去。

   先不论清单上的材料凑不凑得齐,就算事情完满解决了,支配者的部分躯体也是不可能留下来的。这位魔王势必会带走,而自己无力阻挡,也没有理由阻挡,更不应该阻挡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又会发生像今天一样的事情。到时还有方法可以解决吗?埃弗斯不想赌这点。

   也就是说这一回,不光要白送一批昂贵的魔法材料,还有从xix(19)层到xxi(21)层得要善后。而那些损失,就算不是协会负责,也是一笔相当沉重的负担。所以埃弗斯大魔法师也打算开出自己的条件,说道:

   “阁下,这些材料的价值,可远远超出我们能接受的底限。不如您也再提供一些东西,让我比较好说服其他人。毕竟认为阁下应该付责的人可也不少,要是完罔顾这些人的意见,即便是我,也难以服众。”

   “哦,那你想要什么?不灭之火的知识?”这群人刚刚那个眼睛都直了的反应,可还在芬的眼里,所以她如此问道。

   虽然说到心坎里了,埃弗斯大魔法师还是摇摇头,说:“那个知识太烫手了,要不起。我要的是关于浏览器和p语言的知识。”